我爱黄豆  姜宏生(锦州)

365体育在线备用平台

2018-11-10

我爱黄豆姜宏生(锦州)  对黄豆留下记忆,是9岁那年的夏季。

  村子被洪水侵袭后,大队带着村民在北边的山坡下建了新村。

我家就在山脚下,出了后门走几步就开始上坡。

矮坡处是农田,种着高粱苞米黄豆。

高坡上满是荒草,灌木丛散落在绿草之中。

面对葱茏的北山,我忽然想起去年有的人家院子里蝈蝈欢快地叫,就想到山坡上逮只蝈蝈养在园子里。

有经验的大孩子就一脸的嘲笑,然后似乎自言自语:“黄豆垄沟摸瞎,蝈蝈草上乱爬。

”询问何意,人家却扬长而去。 后来终于得知,黄豆枝叶覆盖了垄沟,就到了蝈蝈长成的时节。   于是,我经常到黄豆地边去看。

分枝了、开花了、长角了,企盼中,对黄豆有了好感。 到了黄豆枝叶把垄沟密密实实遮盖起来的时候,果真就听到了山坡上蝈蝈断断续续的叫声。

  黄豆走进我的心中,是那年的秋天。

我和两个伙伴到南边的树林里剜菜,遇到几个同村的大孩子躲在河边烧黄豆吃。

弯曲的河水、围拢的人影、袅袅升起的青烟,构成一幅神奇的画面。

我们好奇,更是嘴馋,就一点点靠了过去。 刚子胆大,挤在他们的空隙中,不经允许就在黑乎乎的灰堆里捡几粒黄豆放进嘴中,边咧嘴忍着灼烫边迫不及待地嚼。 看得我垂涎三尺,和另一个伙伴也捡几粒放进口中。

热热的黄豆粒脆脆的,刚嚼裂就释放出淳淳的香味。

或许是刚刚烧好的缘故,也或许是做贼心虚,总之那是我第一次吃到美味的黄豆。

缺吃少穿的年代,烧黄豆的诱惑让我无法自拔。

  正贪婪地吃着烧黄豆,不知谁喊了句:“看青的来了!”大家就一哄而散。

我拎着荆条筐慌张地跑进树林,心跳声震得脑袋发麻,生怕家里被扣了工分。

刚子说:“又不是咱们偷的黄豆,能咋地?”听到些许安慰,虽然不那么紧张,但依然放心不下。

我们忐忑地绕到另一处河边洗了黑黢黢的手和嘴巴,然后一副死不认账的架势回去。 路过黄豆地,凋零的黄叶、裸露的豆枝、褐色的豆荚,组成一幅即将成熟的风景画。

  一夜无事。

第二天下午剜菜时,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昨天惊险而充满诱惑的经历,我们辗转又走到了烧黄豆的地方。 一堆灰烬上胡乱地扬了沙,灰和黄豆粒依稀可见。 我们环顾四周确定无人,就围着灰土堆蹲下,双手并用扒拉沙和灰,争先恐后地捡拾焦黄的豆粒,边捡边放进口中,囫囵地吃。   真好吃!我牢牢记住了这个经历,并时常回忆。

  后来到野外剜菜、拾柴、割草,总希望再撞见如此的美事,可惜只偶尔遇见烧黄豆的灰烬,没有一粒美味遗留。 伙伴们曾经商量模仿大孩子那样的冒险,不安分的心有两次蠢蠢欲动,终究没有敢越雷池一步。 几年过去了,始终不敢付诸行动。

  秋收后,见到别人捡遗落在垄间的黄豆粒,我和伙伴立即效仿,边搂豆叶、枯草当柴,边把见到的黄豆粒捡拾起来,小心装进口袋。

半天工夫,柴火搂了一大捆,黄豆粒也捡了一二两。

可惜生产队种植的黄豆有限,我对黄豆的喜爱始终得不到满足。

  我们开始是把黄豆粒聚集起来炒着吃,后来有了心眼,就把黄豆粒带回家攒起来,多了些,就在家里炒,让家人也吃到难得的美味。 生产队分得的几斤黄豆悉数用去榨油,我捡来的黄豆粒藏得隐秘才没有被送去压榨厂。

  再后来,懂得了用黄豆粒去生产队的豆腐坊换大豆腐,二两豆粒换一块。

豆腐,比豆粒好吃,但只有来了客人时才这样做,我就经常莫名其妙地盼望有人来串亲。

  入冬了,村里照例演露天电影,大家节日一样聚到一起有说有笑,坐着的、站着的,黑压压一片。 冬天看电影,再冷也不能错过难得的娱乐活动,更惬意的是可以带上炒熟的苞米。

“咯嘣咯嘣”的咀嚼声伴随电影里人物的对话与背景音乐,整个“影院”真的是有声有味。 有一次,我们家破天荒炒了二三两黄豆,给我们几个偷偷分吃。

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,没想到被刚子发现了端倪,从棉袄袖子里抽出手,伸到我眼前讨要美味的炒黄豆。

无奈,只得从衣兜里捏几粒给他。

刚子贪婪地接过,手一扬,连同寒冷的北风一下子填进嘴里。   “谁吃炒黄豆呢,真香!”人群里有人说。 吓得我马上闭严了嘴巴,一动不动地盯着银幕想对策。

还好,周围只瞬间骚动了一下,我紧张的心才平静下来,假装去方便,匆匆挤出去,躲到人群的外边,一会儿吃一粒,过一会儿再吃一粒。

  下大雪了,寒风吹着雪花在天地间肆虐。

孩子们无法出门到胡同里玩耍,只得憋在冷兮兮的家里,无聊得难以形容。

母亲就对我们几个说:“别闹,给你们拉小豆腐吃。

”我就急得在冷冷的屋子里来回转悠,恨不能马上吃到醇香四溢的小豆腐。   终于熬好了,未出锅,满屋子就弥漫着浓浓的豆香,连碎碎的白菜叶也被染得芳香可口。

一家人风卷残云地吃完,我就盼望明天还下雪,下大雪……可惜捡拾来的黄豆粒满足不了小小的奢求。

  感谢黄豆,给我们贫困的岁月带来欢乐与满足,让枯燥的日子不再单调、让穷苦的生活有了滋味、让平庸的年份有了喜爱。   随着长大成人与国家的改革开放,黄豆已经显得极为普通,但我依旧钟情于它,喜欢黄豆的原始吃法,也喜欢黄豆做成的所有食物。   生活好了,吃盐豆、干豆腐、大豆腐已经不是奢望,豆制品成了大家餐桌上的常客,我依然百吃不厌。

妻子懂得我对黄豆的青睐,经常换着样地做以黄豆为原材料的各种菜肴,节日如此,平常的日子也是如此。

我与黄豆有割舍不开的情愫。

  女儿参加工作,拿到了第一份工资,妻子和女儿开玩笑:“给我们俩买点礼物呗!”女儿给她妈妈买了件上衣,给我买了二斤干豆腐,我假装嗔怪。 女儿认真地说:“您不抽烟不喝酒的,不就是爱吃干豆腐吗?”我多年对黄豆的喜爱,早已被女儿熟记于心。

妻子说:“我替大闺女给你买好礼物了!”隆重拿出来,是一个豆浆机。 女儿和她妈妈对视一眼:“看我爸笑的!”  妻子退休后,有闲暇时间研究养生,她确认了黄豆的黄金价值,极力配合我饮食上的情有独钟。

入秋,家里除了黄豆的各种制品摆上餐桌,还增加了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豆浆。

早餐完毕精神抖擞地上班,营养好,心情更好。   小时候吃黄豆是解馋,现在吃豆制品是享受,更是健康。 我爱你——黄豆!。